13.专利的反噬

原书第三章 竞争中的创新(2)

五月花号上的殖民者

在过去的25或30年,“一切都应专利化”的趋势到来,特别是在美国,欧盟也总是高调的紧随其后。但即使在美国,1998年之前商业行为和金融证券也是不受专利控制的,而软件代码也直到1981年才可以获得专利。在世界上其它大多数地方至今都还不能专利化。

我们粗略的调查了大部分国家和领域的专利法应用情况,从调查结果来看有一点非常明显,那就是出生并生长在缺乏知识产权保护的行业几乎是无穷无尽的。服务行业直到1990年代末才被专利法覆盖,并且只在美国的一些特定领域。机械和冶金行业是应用专利法最广泛的,而化工行业最初只是部分受到知识垄断的条款制约。在意大利,医药产品和生产过程知道1978年才被专利所覆盖;瑞士的情况也是一样,生产过程直到1954年才被专利覆盖,而产品更晚到1977年。1970年之前,农业种子和植物品种都不能在美国获得有效的专利,而直到今天全世界大部分地区也没有实行。各种各样的“基础科学”,从数学到物理(甚至经济学,不包括金融)从来都不可以申请专利,即使越来越多的观察者担忧的指出,在美国,专利“逆流而上”的趋势已经开始严重影响那些非常基本的研究以及研究结果,特别是在生物学和生命科学。

我们并不孤单,很多经济学家已经和我们一样关注到了这些事实;在乔治·施蒂格勒1956年的文章中,曾列举了大量的实例,创新在竞争中蓬勃发展:

当新的行业没有这样的壁垒(专利以及其它认为的限制条件),即使面对巨大的不确定性,也会涌现充满渴望的新公司。可以列举其中任意一个,汽车、冷冻食品、各种电器和设备、炼油、白炽灯、收音机、(据说)油矿开采。

他提供了进一步细化的邮购业务:

伟大的成功的有竞争力的创造者自然会获得市场的奖励。例如,邮购业务是一种创新,对美国乡村和小城市社区的零售业有着巨大的影响。亚伦·蒙哥马利·沃德(Aaron Montgomery Wrd)在1872年成立了第一家百货商店,而理查德·西尔斯(Richard Sears)在14年之后才进入这个产业,在我看来,他们两者都是创新者。西尔斯通过他非凡的营销才能,很快将公司带到了行业领导地位,他也获得了适当的财富,而他的伙伴更是大赚一笔。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有长期的垄断行为,因为始终有行业内的竞争对手和跨产业的人制造出近乎完美的替代品(如百货公司,当地的商人等),所以大公司的定价权非常小。

自1995年以来,关于营销和分销的领域,我们可以列出一个现代创新的列表,如雷·克罗克(Ray Kroc)的快餐连锁店(人们熟知的麦当劳),24小时便利店,烹饪好的美食送货上门,郊区商场,所有专卖店(从咖啡到美容),各个部分组成的快递业务,联邦快递和敦豪快递,当然还有耀眼的电子商务。总而言之: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几乎每一个对零售和分销领域有持久影响的创新,都没有受专利的刺激和保护。

当然,这种例子太多了而导致千篇一律,否则会更加的显眼。一个不那么显眼但更加熟悉的创新形式就是移民。第一个移民到美国的英国人、荷兰人、爱尔兰人或索马里人,这些人的创新程度并不比创造飞机的创新程度低。移民还在不断发现新的国家和商业机会,而没有任何知识垄断的需求。事实上,移民和新社区的形成都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人类文明的发展中通过竞争创新来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并提醒着一个事实,在每一次竞争带来的飞跃后,我们总是逃不过垄断的力量。

第一代移民者面临着巨大的成本:他们必须跨越海洋,沙漠或者山脉。他们也面临着巨大的失败风险:谁知道等待在那里的是什么,生存条件又会是怎样?而成本更低风险更小的模仿者们,几乎都能成功的移民。早期定居者的追随者们已经知道新发现的土地是好客的、肥沃的,开拓者们会将就业机会和当地法律习俗告知给后来者。然而一般“早期定居者”这一阶层,通过“资本积累”和“政治影响”,或者两者兼有,仍然会表现出先到者的巨大优势。

可悲的是,就如其它行业一样,经过多年的发展,从早期进入者的压力垄断保护出现开始,新的移民机会就会锐减。在移民行业,这种立法寻租的行为我们称之为“移民入籍限制”或“配额”。虽然也有经济学家认为,这些限制对早期进入者有很大的好处,毫无疑问,防止新移民的这种竞争保护是很受追捧的。

移民的历史中也带有大量关于创新的消息。这表明自由的进入和无限制模仿代表着最成功的经历,而垄断限制新移民之后,往往伴随的是经济下滑。举一个例子,两个移民地的对比,一个是葡萄牙、西班牙所定居的美国中部南部,另一个是英国人定居的美国北部。前者限制于有政治资本的冒险家队伍,后者是开放的甚至是政治上不受欢迎的团体如清教徒。经济效果说明了一切。

以类似的方式,成功的新产业几乎无一例外地边创新边模仿,来应对残酷的竞争。一旦开始接纳垄断对早期创新的的红利,那么无数潜在的成功就已经被扼杀了。一个国家越成熟,经济上越成功,引入垄断来限制移民的内部呼声会越强烈,这也是一个事实。因此,也是在行业的生命周期结束时,富足、成熟和技术停滞不前的公司会通过不断的游说政界人士和监管机构,来构建自己的垄断。

本文遵循自由氧协议

目录:Against Intellectual Monopoly目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