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色情行业如何打脸知识产权?

原书第二章  竞争中的创造(7)

image

如果没有知识产权,娱乐业又会是什么样子?我们可以调查一个不看重版权的产业,以此作为模型。色情业是名义上受版权保护,但是由于色情没有得到和其它行业一样的社会认可,所以导致色情业内并不流行利用法律来保护知识的垄断。我们知道联邦调查局在香港的突袭中查封了非法的DVD,但似乎他们只查封了音乐的非法拷贝,但并未查封黛比达拉斯(夏虫:Debbie Does Dallas, 1978年,描写达拉斯一个球队的女啦啦队员来道一处休闲农场进行集训,每个女郎却利用空闲与男训练员进行性爱游戏的最臭名昭著的色情喜剧电影)的非法拷贝,而后者的盗版随后被广泛出售。

尽管社会不愿承认,但在相关方面色情产业和“合法”的影音没什么区别。无论是在制作发行上、技术上或是经济上,无论形式是电影还是杂志,色情与“合法”相差不大。所以“合法”行业在没有版权的坏境下可能会如何运转,我们洞察色情行业就可以得出很多答案。在早期,色情行业的经营手法和“合法”行业非常相似,都是花大手笔制作电影和彩印杂志。然而,该行业脆弱的法律地位使它们很难使用版权法来抑制竞争,所以随着技术的进步,色情业变成了一个作坊的形式,出现了许多互相竞争的小规模生产者。也许不难想象,在没有版权的情况下,合法的行业也将被迫采取相同的模式。所以我们看到现阶段的色情产业就是“合法”产业在没有版权后的模样。

我们把时钟转回到60年代,合法的色情产业刚刚开始在美国流行起来,我们发现那时的出版成本非常高,而且这个行业被几个巨头所控制,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花花公子和阁楼(夏虫:Playboy and Penthouse,两家男性杂志)。然而,与“合法”行业不同的是,这些大型的企业不能通过操作法律、滥用版权法,或者利用政治资本来抑制竞争者的进入。结果随着技术的变化,使色情业的竞争者疯狂涌入,并且使创新成了家常便饭。另外,彩印杂志和电影是色情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而由于播放和分销这些产品的主力是各种连锁的三级电影院,电影院会负责挑选出优质的产品,所以色情业里竞争和模仿的负面影响非常小,优质的品牌也会茁壮成长。

上世纪80年代之后,科技以更快的速度发展,到了90年代入录像和互联网的技术迅速发展并为民所用。在1994-1999年期间,色情材料的复制和发行是早期互联网爆炸式增长的原因之一,这的确值得讨论。成千上万的互联网站点在世界各地发布色情材料,绝大多数的情况下,主创原版的模仿者们都是违反版权和许可限制的。在线色情往往是第一个利用新技术的行业,从流媒体和基于弹出广告的收费,到电子付费等技术。他们大胆的实验已经帮助色情作品成为最赚钱的线上行业之一,而且他们的想法已经蔓延到了其它“合法”公司,并催生了许多成功的高价值的模仿者。

注意,如果知识产权垄断是持续创新的必要条件,那我们描述的这种环境应该会将色情业带到商业绝路才对,创新应该会停止,提供给用户的色情产品应该会急剧减少。我们都很清楚的知道与这完全相反的事情发生了。复制和二次传播视觉材料的成本大幅下降,并且还出现了对等网络(peer-to-peer networks),这些因素都没有减少色情业提供给消费者的新的色情材料,事实上还明显增加了,我们也没有察觉任何有关质量下降的抱怨。然而,这些因素对原本控制行业的寡头们还是有极其不利的影响,“阁楼(Penthouse)”已申请《破产法》第十一章的破产保护,而“花花公子(Playboy)”和“好色客(Hustler)”的盈利能力和市场份额都大幅下降。当我们最开始写这一章节是2004年3月在香港访问的时候,当地报纸宣布关闭亚洲版的“阁楼”,但在九龙的报摊还是挤满了色情产品,全部都是那些寡头的竞争者和模仿者,虽然寡头已经逝去。

如果我们对比色情行业和“合法”的娱乐行业,我们会发现前者更加创新,创造了更多的新产品,采用新技术更加快,产品更加多样化,并且减少了分销成本使产业能有更多的产出及更低的价格。我们还能发现,这个行业的人口是由许多小型生产商组成,并没有占主导地位的大型企业操纵市场,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的市场。欧洲的知识分子和政治家,过分担心会被美国的电影和音乐殖民。而实际上比文化殖民更应该值得注意的是:因为欧洲主张的加强版权保护,恰恰会导致几个欧元区的寡头实行更多的知识产权垄断。

最后,我们还发现,在色情行业里的“明星”如男女演员和导演,他们都有良好的收入,但远不及垄断性行业中的“明星”传言中所累积的财富多。有证据表明,色情明星制作了更多的电影,但整体收入要比普通明星少一到两个数量级。换句话说,他们工作更多,赚的钱却更少。这看上去像是没有知识产权的产业的“缺点”,但从社会的角度来看是非常正常的。要看到另一面,现实中确实越来越多的廉价的色情电影涌入市场。色情电影业界的明星的收入只不过是比“合法”电影明星的收入更接近“机会报酬(opportunity wage)”,这是经济学中的说法,意思是给予人们技能和当时的市场条件,在他们最佳的职场选择下所能获得的收入。

以这样的方式组织市场和行业,算上所有生产要素包括人力和资本,最后赚取的收入不会超过机会成本,这是理想的社会政策所应该瞄准的目标。现在,在现有证据的基础上,我们不能排除一种可能性,莎朗斯通和布拉德皮特如果放弃好莱坞的工作,他们将找不到另一份同样丰厚收入的替代工作,因为只有版权法的垄断才能让他们每部电影都有获得数以百万计的收入,但帕特里克和洛可希佛帝(夏虫:Tera Patrick and Rocco Siffredi,两个艳星)就不是这种情况。我们仍然禁不住要想,如果知识产权的保护消失了,这些“合法”的男女演员们是否将离开这个行业呢。很明显,“合法”产业里的寡头和大腕在可能会担心这样的结果,但这些产品的消费者完全没有理由担心,无论是“合法”产业或是灰色产业,这样做对行业和消费者来说永远利大于弊。

本文遵循自由氧协议

目录:Against Intellectual Monopoly目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