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瓦特与知识产权

原书第一章 简介(1)

1764年底,詹姆斯瓦特在修复小型纽科门蒸汽引擎时,突然有了一个新想法,让蒸汽在单独的容器里膨胀和凝结。于是他花了几个月的时间不间断的尝试,成功制造了一个新型的引擎。1768年,经过一系列的改进和大量的借款后,于同年八月他赶赴伦敦,为新型引擎申请专利。在伦敦的六个月里,瓦特努力的为其专利奔波运作。最终于次年(1769)一月获得了专利。但在1775年之前,都没有任何实质性的生产活动。然后,在一个富有的企业家马修波尔顿的担保下,国会延长了瓦特的专利,直到1800年。马修波尔顿是瓦特最主要的支持者和业务伙伴。在议会中,一位杰出的政治家埃德蒙伯克舌战群儒,以经济自由的名义,反对创造不必要的垄断,但无济于事。因为瓦特和商务伙伴博尔顿的利益链太过坚固,这简单的理念不足以在议会立足。

当瓦特的专利保护开始生效并投入生产,瓦特大部分实质精力是在抵御竞争方的发明者们。在1782年,瓦特获得了额外的专利,使其在曲柄运动上,有着不公平的预期。更戏剧性的是,在1790年,当更高级的霍恩布洛尔(Hornblower)引擎投入生产了,博尔顿和瓦特还拿着法律制度去驱赶竞争者,强制其停止生产。

在瓦特的专利期间,英国每年大约增加750马力的蒸汽机。在瓦特专利笼罩的三十年里,额外马力以每年4000的速率增加。此外,瓦特专利期间,蒸汽机燃料的效率却变化不大。但在1810到1835年之间(专利过期后),蒸汽机在五个方面提升了效率。

在瓦特的专利到期后,不只是在蒸汽机的生产和效率方面有了爆炸性发展,更重要的是蒸汽动力开始驱动了一轮工业革命。通过三十年间蒸汽机的修改和改进,一些关键性发明如蒸汽火车、轮船和蒸汽珍妮纺织机开始广泛使用。其中最关键的创新是高压蒸汽机,此项目的发展曾阻塞于瓦特手中至关重要的专利。许多新的改良的蒸汽机,如威廉布尔(William Bull),理查特里维西克(Richard Trevithick),和亚瑟伍尔夫(Arthur Woolf),在1804年就可以使用了。这些新型蒸汽机虽然早已发展成熟,但却一直闲置到波尔顿和瓦特的专利过期。因为这些发明者不希望重蹈乔纳森霍恩布洛尔的悲剧。

更讽刺的是,不仅只有瓦特自己利用专利制度这根棍棒粉碎竞争,他自己努力研发一个更优良的蒸汽机时也被专利制度所阻碍,陷入了他曾令竞争对手陷入的困境。原始的纽科门发动机有一个重要的局限,它无法提供稳定的旋转运动。最方便的解决方案,涉及曲轴和飞轮的组合使用,依靠的方法被詹姆斯皮卡德(James Pickard)申请了专利,因此瓦特不能使用。瓦特也作出了各种尝试,希望有效地将往复运动转变为旋转运动,的确能够做到,但是很明显,和皮卡德的方式相同。但存在的专利迫使瓦特想出一个低效率的替代装置,“太阳和行星(sun and planet)”齿轮。只有到1794年,皮卡德的专利到期后,博尔顿和瓦特才采用了经济上和技术上都更优的曲柄。

瓦特专利的过期,反而给了瓦特的商业帝国一个惊喜。正如大家所期盼的,当瓦特专利一过期,很多机构开始利用瓦特的原理制造蒸汽机。然而,瓦特的竞争对手都主要针对压低价格而没保持品质。因此,我们发现博尔顿和瓦特的蒸汽机,不仅远远没有被赶出市场,而且很多年都保持他们的价格,订单却不断增加。

事实上,只有在他们的专利过期,博尔顿和瓦特才真的开始制造蒸汽机。在此之前他们的业务主要是收取巨额垄断特许权的使用费。有独立的承包商生产大部分的零件,博尔顿和瓦特只负责督导购买者组装各个部件。

在大多数历史书上,詹姆斯瓦特是一个英雄式的发明家,是开启工业革命的功臣。事实却给出了另一种说法,瓦特是一个聪明的发明者,在十八世纪的后半个世纪提高了蒸汽动力。但在他领先了一步之后,他保持领先的方法不是更进一步的创新,而是靠利用更优势的强权资源。因为他的商业伙伴是一个土豪并和议会有着很强关系的人,这可不只是一点点的小帮助。

是如传统历史所说,专利是触发瓦特创造性天分必须的关键性激励。还是他利用法律制度,抑制竞争,延后了工业革命。或是两者皆有?更广泛的说,专利和版权是当下知识产权制度的基本组成部分,两者都有非常多的弊端,在享受发明创造的成果的同时我们必须还要忍受这样一个必要的邪恶吗?或它们只是不必要的邪恶,这只是在以前政府朝廷通常授予宠臣垄断的特权。我们就是要寻求这个问题的答案。

瓦特被授予了一些特权,1769年的专利,尤其是1775年的专利,在这种特定的情况下很大可能的推迟了蒸汽机的大规模使用,创新一直被扼杀,直到他的专利过期。在瓦特的专利垄断期间,只产出了少量的蒸汽机。从瓦特的专利期满时迸发的改进产品的数量来看,瓦特的竞争对手一直在等待着释放各自的创新产品。这并不令我们惊讶,无论比瓦特蒸汽机好多少的新型蒸汽机引擎,都必须得用分离式冷凝器的原理。而因为1775年的专利帮助博尔顿和瓦特垄断了这项技术,导致大量其它具有巨大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的改进都无法实现。同样的原理,1794年之前博尔顿和瓦特的引擎一直效率低下,因为皮卡德的专利防止别人使用、改进一项曲柄与飞轮相结合的技术。

同时,我们也看到瓦特并没有很好的利用自己的发明能力,而是花更多的时间从事法律行动建立和维护他的垄断,而只有较少时间对他的引擎进行实际的改进和生产。从严格的经济角度看瓦特不需要这么长的时间专利,据估计,1783年前的十七年里,那时他的专利还没过期,他的企业就已经实现盈亏平衡了。实际上,甚至在他们的专利过期后,博尔顿和瓦特还能够保持市场上的大量溢价并保持第一,尽管事实上他们的竞争对手已经有三十几年来学习如何制造蒸汽机。

花费精力来打压竞争对手,并获得特权,这被经济学家称为寻租行为。历史和常识都表明它是一颗法律垄断的恶果。瓦特试图延长他1769年的专利期限是一个特别令人震惊的寻租行为的例子,最初的发明显然不需要靠专利的延长来提供激励,因为发明是已经发生了的。在这之上,我们看到瓦特将专利作为一种工具,用来抑制竞争对手的创新,如霍恩布洛尔,Wasbrough等。

霍恩布洛尔的引擎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显著的改善了瓦特的蒸汽机,因为它使用了多个气缸并引入了新的概念“复合式发动机”。这一点,并不是博尔顿和瓦特的设计,而是基于在他们的专利过期后蒸汽机更进一步的发展。但是,由于霍恩布洛尔的前期工作利用了瓦特的“分离式冷凝器”,所以博尔顿和瓦特将他告上法庭,并有效的终结了蒸汽发动机的发展。建立在优越发明物“分离式冷凝器”之上的垄断,阻塞了其它同样优越的发明物“复合式发动机”的发展,从而延缓了经济发展。瓦特的专利是阻止创新的一个经典案例,表明了知识产权的弊端,简而言之,知识产权毫无效率可言。

詹姆斯瓦特的故事是一个只为了专利制度产生的利益而破坏市场的案例。但我们将看到,这不是一个特例故事。一个新的想法大多都是产生于偶然机会,在发明者开展一项与发明目标完全不同的日常活动时。在发明创造这一行为发生后,专利到来的这些年,没有别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混合敏锐的法律和大量可用的资源,来给财富的齿轮加油。最后,在专利得到保护后,它主要是用来作为一种工具,以防止经济进步和伤害竞争对手。

瓦特在工业革命中的作用是打破传统,这一观点即不新鲜也不是特别原始。弗里德里克(FredericScherer),他是专利制度的学术派支持者里非常有声望的一名,在经过对博尔特和瓦特的故事细节考查后,在他的1986年有关博尔特和瓦特的研究中得出结论,并留下了一些富于启发的文字:

“如果完全没有专利保护,…博尔顿和瓦特会被迫遵循一个正常企业的发展路线,而实际上他们却完全背离了。公司的大部分利润都来自于收取使用引擎的特许权使用费,而不是出售制造发动机的部件。如果没有专利保护,公司显然不能收取特许权使用费。另一方面,他们却一直强调制造和服务活动是主要的利润来源,这实际上是在临近18世纪90年代末期,分离式冷凝器的专利过期时所采用的政策。这个可能得出更明确的结论,在18世纪90年代期间,博尔顿和瓦特的专利诉讼活动并没有直接推动进一步的技术进步,…博尔顿和瓦特拒绝发放允许其他发动机制造商利用分离式冷凝器原理的许可证,此举明显的减缓了发动机的发展和改善。”

本文遵循自由氧协议

目录:Against Intellectual Monopoly目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