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有专利权吗?

专利权的诞生应该是这样一种情形:

一个企业看到自己发明的产品很受欢迎,可是技术不易保护,容易被竞争对手模仿。为了利用这一技术赚取更多的财富,就去游说政府,灌输专利权的概念,希望政府能对自己的技术发明给于更多的支持和保护。对于政府来说,这就是想睡觉时有人递来了枕头。立法保护专利权,即讨好了特定的人,又没有得罪其他特定的人,还正好扩大了自己的权力,受伤害的却是是广大民众(非特定群体)。

而这种伤害,民众自己并不清楚,个别有点儿疑虑的人又被一些鼓吹的高大上的理由彻底打消了疑虑。这些理由中最有迷惑性的一个就是:专利权可以鼓励更多的人投身发明创造,可以创造出更多的新产品供人类享用!

真是这样吗?

不仔细思考,你还真想不出这个理由有什么问题。让发明创造者获得更多的收益难道不就是鼓励发明创造者的最好手段吗?

我们来看看现实中的例子吧。

我个人一直不太喜欢苹果公司,不是因为它的产品不够好,而是它把专利权看的太重,动辄挥舞专利权的大棒,敲敲这个,打打那个,而它自身的技术进步速度已经慢得让中国山寨小工厂发急了,往往苹果新款手机还没有开始在中国上市,山寨机就出来了,甚至一些公众期待的功能,山寨机已经做出来了,正版机却没有。当然,你可以嘲弄山寨机的质量,确实,山寨机硬件确实差劲,可为什么呢?正是因为专利权的存在,让山寨机无法量产,因为一旦量产,苹果的专利权大棒就挥过来了。没有量,就不可能有质量。

因为有专利权的存在,山寨工厂也不敢在苹果既有技术的基础上创新并创立品牌,那样仍然会遭遇专利权的诉讼。他们能做的就是要么努力绕开苹果既有的技术,做自己的品牌,要么完全模仿苹果做几台质量差劲的山寨机偷偷卖到乡村去,苹果公司因为打假成本高收益低,只好睁只眼闭只眼。

假如没有专利权,你觉得苹果公司是懒得创新了还是更加努力创新呢?答案显而易见,只有更加努力地创新,才能生存下去,否则老罗一锤子就能把苹果砸了,让它陪诺基亚去!

你可能又担心了:如果没有专利权,大家都不创新了,都专心当老二,别人一出新产品我就出山寨,省了一大笔研发费,岂不快活?这样还会有人投入巨额资金搞技术研发吗?

这其实又是一个忽悠你的理由,听起来很对,但经不起推敲。

让我们回到历史上看看。

历史上很多让我们当代人引以为豪的重大发明,并不是在专利权的利益的刺激下,让发明者废寝忘食投入巨大研发费用和精力才创造出来的,而是因为有了非常多的既有技术的积累,在一些偶然的动机下,做了一些小小的技术改动,却产生了质的飞跃,而成就了伟大发明。

比如:

1、造纸术。

蔡伦不是你认为的身残志坚、废寝忘食、鞠躬尽瘁为了人民的幸福而努力搞发明创造的伟光正人物。他就是一个聪明伶俐、善于钻营拍马、运气又比较好的死太监。为了讨好邓太后(喜欢舞文弄墨的奇葩太后),想让邓太后写字画画儿的时候纸张更舒服些(注意:蔡伦之前的很多年里,已经有了纸),利用职务之便,在西汉以来造纸技术上做了一些改进,竟然成功了,用普通的原料,造出了更优质的纸张,并有了“蔡侯纸”的美誉,从此将纸的发明权揽于怀中。这和巨额投入有一毛钱关系么?

2、印刷术。

活字印刷术被毕昇发明之前,印刷业已经存在N多年了,只不过一直都是雕版印刷。毕昇(据历史学家推测)作为一个雕版工,长期工作在雕版一线,发现雕版实在太麻烦,才萌生了活字印刷的灵感。但活字印刷绝对不是凭空“经过巨额研发投入”就能成功的,起码要有两个技术基础才有可能,就是反字雕刻技术和泥胚的烧制技术。正是有了大量的技术积累,一个偶然的灵感才能成就伟大的发明。

3、火药

这玩意儿大家也都知道,是道士们炼丹忽悠人玩儿时无意间发现的,更是和专利权、巨额研发投入八杆子打不着。

……

类似的例子古今中外举不胜举。

所以,技术的发展和创新,并不是源于发明者的“巨额研发投入”,而是在技术的积累中自然生长的,有一定的偶然性,更多的是一种必然。

近代社会中,企业确实会出现巨额的研发投入,可这种巨额的研发投入恰恰是专利权导致的恶果。一个企业要想创新,不是在既有技术的基础上改进,而是要研究现存的专利,想办法绕过去才能前进,这对研发人员来说不仅是挑战,更是折磨,是折寿。搞研发的朋友应该深有同感,给点掌声吧。

有些人总认为:老大发明的东东被老二抄袭了,老大一定会赌气不搞发明了。

这么想问题的人,一定不是老大。

如果没有专利权的限制,任何一个既有技术基础上的小小改动都有可能抢得市场先机,不管是老大还是老二或是老三,一定都会全力以赴,努力开动脑筋,创新自己的产品。一旦自己的新产品上市,就立刻会成为其他所有同行公司再次创新的依据,产品的更新换代一定会非常快。而一个想要靠模仿你逍遥生存的企业,生存空间一定是非常狭窄。

要么创新,要么死亡,这才是企业的生存之道。

那些死死抱着专利法,靠几个专利权才能生存的企业,既可恶又可怜。

而我们这些被专利权的好处忽悠得迷三倒四的普通民众,更是可怜。​​​​

转载自微博@Libertarian阿飞

本文遵循自由氧协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