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从新闻业看创新的动机--是垄断还是竞争?

原书第二章  竞争中的创新(4)

image

在互联网上,新闻的分布和音乐的分布呈现出有趣的对比。美国唱片工业协会(RIAA)已经使用了每一个能想象到的法律策略,有时甚至使用非法的手段,以阻止音乐在互联网传播,而新闻传媒行业却是选择拥抱互联网。大多数的主流媒体机构都会有一个网站,只要你花几分钟免费注册一下,绝大多数新闻报道就会向你开放。新闻内容的复制绝不会令他们沮丧,不仅如此,大多数的网站还会请求您用邮件或其它方式复制转发网站上的新闻内容给您的朋友们。事实上,正因为新闻能在互联网上自由的传播,才更可能创造一个完整的新闻体系,在一个网站也能读到其它媒体其它人的新闻报道。马特·德拉吉(夏虫:Matt Drudge,目前世界最著名的博客之一)所运营的博客就是这样的一个典型“报纸”,德拉吉报道上几乎所有的内容都转载到了其它网站。然而,马特·德拉吉收集新闻的动机却没有消逝。根据知识垄断者的宣讲,这应该是不可能的,要获得苏丹最新鲜的新闻需要亲自到苏丹一线去,这意味着巨大的成本,但这样的新闻报道也是可以毫不费力的转载复制改造的。那么,为什么新闻工作者还要花巨大金钱和精力去苏丹挖掘新闻呢?

事实上,在互联网出现之前,新闻行业就已经是一个竞争相对激烈的行业了,会有数百家新闻机构雇记者在同一主题上收集新闻和编辑报道。版权从未提供大量有效的保护,而且复制新闻内容是非常普遍的。率先驾驶直升机与汽车追逐的高端记者,并不会获得在新闻现场上方驾驶直升机的专属权。版权保护的是具体的文字,而不是新闻本身。一种新的报道形式如:“美联社报道说,巴基斯坦政府只抓捕到了本拉登”,这是完全合法的,并不违反版权。因为新闻传媒业一直在蓬勃发展,盈利丰厚,并且一直以来都具有很强的竞争性,所以互联网的出现只是吓跑了几个没有能力的家伙而已。

不过,每个人都是想要一个垄断的,而新闻业也几乎不能免于被贪婪诱惑。创新技术的到来,涌现了更多有创造力的竞争者,这种环境下更加会有人想利用版权法去寻求或保持垄断权力,这种诱惑时特别难以抗拒的。事实上,印象中拿国与国之间横向的作对比,一个国家新闻行业的大头若是请求垄断防止新竞争者进入,那么这个国家的新闻业就会缺乏竞争并且效率低下。思考一下西班牙的例子,一个只有非常少量出版商的国家,大约只有5家,这5家控制着全国绝大部分市场。西班牙普利沙集团(夏虫:Grupo Prisa,旗下包括《祖国报》在内的西班牙传媒巨头):“感谢1982年以来每一个亲切的社会主义政府,真是无可争议的领袖”。在2002年,西班牙四大出版企业开始游说建立一个产业联合,这使新闻分布的行业强制形成一个完全的垄断。并将通过建立全国性的机构,戈德新闻报(Gede Prensa),来完成垄断。所有权和管理权都属于同一家出版公司,不仅如此,还被授予了监督的权利和义务,监督所有媒体平台发布的新闻。新闻将被发放许可证,无论何时使用新闻都要收取“使用费”。这类似于垄断的版权税,如果拿音乐来类比的话,相当于无论何时在公共场合演奏一首曲子都得交税。根据游说组织公布的计划,此费用的收集范围是从互联网到大型组织的内部使用,包括影印新闻的剪辑和新闻简报。

戈德新闻报以垄断作为后盾,意图监督并强制执行新闻独家所有权,这种倡议计划真是超出大家的想象,但该提案是一个事实。但垄断者们并不走运,在2004年5月12日,西班牙法庭以妨碍竞争(de Defensa de la Competencia)为由,坚决否决了授权进行戈德新闻报项目的提案。艾尔缀德VS阿什克罗夫特(Eldred vs Ashcroft)的垄断案,原告控诉无限延长版权垄断,要求有限期限,很可惜该案原告败诉。但美国最高法院在裁决此案时很多人已经在基础经济学方面达成共识,并引起社会对保护市场竞争和提高社会福利的关注。

在完全没有版权的环境下,新闻业将如何运作呢?很明显,小媒体将没有必要从美联社和路透社获取使用内容的许可。最有可能的是,重大新闻消息将在第一时间出售给一小部分等不及和高度渴求的用户群,他们比其他人早一个小时获得新闻消息,就能产出更高的价值。路透社的高度渴求新闻的群体可能包括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或者其它“新闻搬运工”,它们都会在延迟几个小时后以实质更低的价格发布路透社新闻的副本。而各种技术、印刷速度也会影响新闻市场的分层,第三层甚至第四层的“路透新闻搬运工”都会出现。

这听起来并不像星际迷航的故事那样不可思议,很简单,因为我们已经在金融市场和其它大多数有价值的新闻领域,见证了非常相似的生态。在这里,高度渴求的群体会实质性的付费给彭博社、穆迪或路透社(Bloomberg, Moodys, or Reuters),去购买实时的新闻和报价。这些新闻和报价会从网站渗透到有线电视,然后扩散到全国性的报纸,并且还会继续,通常经过一整天的扩散后,纽约证劵交易所(NYSE)的报价就会在世界各地的大多数报纸上发表。事实上,只需在夜晚睡前点击雅虎网站,或路透社网站,或者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就行了。你得到了什么?你得到的是明早才能读到心爱报纸上发表的文章的主要成分。财经新闻与“普通新闻”相比只有一点区别,普通民众的渴求程度要低很多,所以路透社或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就不能问你要高价,尽管在他们报纸发行前你就在网上看饱了新闻。路透社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接下来就必须从广告商那抓取收入,或者从其它专业的新闻机构收取少量费用。不过,记者们有动机收集新闻,然后撰写并发行,很显然在这竞争激烈的行业中,记者们的薪酬足以对其创作和付出给予合理的补偿。

类似的思考也适用于之前讨论过的问题,有关高收入的作者、狡猾的复制者和出钱的夹在中间傻傻的出版商,从上文来看,出版商其实并不傻,而是非常的聪明。而且,这并不是说一位作者只可能得到和工作量正好匹配的收入,例如,如果斯蒂芬金(Stephen King)的最新的高质量作品总共只能卖19.95美元,那他不可能会花几个星期加周末去创作。但正如我们看到的911委员会报告的例子(夏虫:见上一篇《没有知识产权的光环护体,作家会饿死吗》),证据表明没有版权的环境下作者的收入只会更高于适中的收入。

目前新闻的发布形式是一种特别的形式,是竞争性创新的胜利果实。这个形式的创造者叫本杰明戴(Benjamin Day),他在1833年9月开始出版纽约太阳报(New York daily Sun),当别的报纸以5到6美分出售时,他设法将自己的报纸售价降到1美分或1便士。他的低价来自于简单的创新:他收集了大量的广告来创收,以替代对订阅的依赖,并且他的报纸通过大量的报童在街头巷尾叫卖。

这按今天的说法叫做“商业模式创新”,肯定是要为此申请专利的。但美国报纸行业和数百万美国读者非常幸运,他们 没有申请专利,于是在1833年,本杰明(Benjamin Day)的创新有如星星之火,迅速在全国燎原,包括纽约市内。尽管竞争者模仿者众多,但本杰明还是成为了美国最重要的出版商之一,并且在1840年,纽约太阳报和其直接竞争对手先驱报(Herald)是最受欢迎的两种日报。

要注意的是,本杰明的创新是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的,因为他要改变报纸的整个分销链,建立和培养一个全新的销售力量去获取广告。而同时,复制他的模式显然很容易:这个想法很简单,但是执行它并不是那么便宜。它所涉及的成本大致相同,但纽约太阳报必须第一个面对和承担。

“反对知识产权的立场在本质上是反对商业”,比尔盖茨可能正在思考这一点,但同样可能的是,这并不是比尔盖茨所提出的建议,就像我们之前引用他的那句话(夏虫:见《在知识产权的泥潭中挣扎--IT产业》,如果人们最终发现专利的范畴涵盖大部分当下的想法与发明,那么技术行业将彻底陷入停滞)。你看,没有任何知识产权的保护,勇敢的发明家还是会尝试高成本的新事物,尽管寄生的模仿者们只会冷眼旁观,让所有先驱者运行他们的项目,然后模仿者们只需模仿成功了的项目就行了。有了以上模式,所以美国唱片工业协会(RIAA)不断的在他们的反盗版网上提醒大家“小偷正在直奔顶部偷金,把唱片公司偷成了经济废墟”。

反盗版的这种说法可能听起来非常漂亮,“这是常识啊!”当你第一次听到它的时候你会如此反应。但是,思考一分钟,你会意识到这是句毫无意义的话。要窃取成功的果实,意味着要等待直到明确了谁已经成功了。这是毫无疑问的,可以这样设想:你作为模仿者进入某个领域,你要模仿这个领域的领导者,必须是在你明确了谁是领导者之后。你如果要盗版某个可怜流行明星的歌曲,那也是要在确定这是大热门之后才开始盗版。很抱歉,我们认为盗版市场的辉煌与行业的辉煌是“荣辱与共”的。在一个真实的产业中竞争,当市场赢家的后面出现了模仿者的时候,赢家已经赢了并且已经拥有了足够的时间来创造巨大的利润,并建立和巩固赢家的地位,而后可能留下少量的市场给迟到的看似狡猾的模仿者们。

本文遵循自由氧协议

目录:Against Intellectual Monopoly目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