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知识产权的法律背景

原书第一章 简介(3)

这是一本关于经济学的书,不是关于法律的书。换而言之,它更多的是探讨法律应该是怎样的,而不是探讨现在的法律是怎么样的。如果你想知道的是你是否可能会因为在网络上分享文件而进监狱,那你不该看这本书。如果你想知道用法律来防止你在网上分享文件是不是一件好的事情,那么这本书就是写给你的。

不过,虽然这本书不是关于法律的,但要理解一些经济问题,一些场景下的法律还是有必要了解的。我们将要研究的经济问题时关于近些年来被称为“知识产权”的东西,特别是专利与版权。事实上,在大多法律体系中,有三种类型的知识产权:专利,版权和商标。

商标在性质上不同于专利和版权:商标用于识别商品、服务的提供者和想法。复制,是违反版权的,而伪装却很不同,违反的是商标权。市场的参与者窃取他人身份或冒充他人,我们想不出此举的动机和理由。相反,自愿标识自己的身份,对市场参与者们来说是强大的经济优势。虽然我们可能不知道是否有必要让英特尔公司垄断“inside”这个词的使用权,但一般来说,商标的优点在于更少的经济纠纷。(夏虫:此梗见配图)

专利权与著作权,是知识产权中我们更加关注的两种形式,也是一个更有争议的话题。他们彼此有着不同的覆盖范围。专利适用于一些特殊思想的具体实现方法,虽然在近些年的美国,已经不那么强调特殊性了。专利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在美国,制造技术的专利有20年,而装饰物的专利是14年。专利提供着相对较广的保护:未经专利持有人允许,任何人使用同样的想法都是违法的,就算使用者是自己独立研究出来的,也是违法的。

版权的保护范围相对较窄,只保护一个特定故事的具体细节,但和专利案件一样,在近些年来,版权的范围也有所增加。而且,版权的时间要比专利场,根据多国签署的伯尔尼公约来说,版权的时间是作者的一生再加去世后的50年。但美国,由于有桑尼波诺版权所有期延长法案(Sonny Bono Copyright Term Extension Act),版权的保护时间是作者的一生加去世后的70年。

在美国,版权中的限制没有出现在专利法中。斯蒂芬 摩尼斯(Stephen Manes)在他攻击劳伦斯 雷席格(Lawrence Lessig)时犀利的指出,合理使用的权利允许人们购买一个版权物的一部分权利并利用它,制造部分的副本并进行转售,而完全无视版权所有者的意愿。此外,某些衍生作品是不需要经过同意而被允许的:例如,模仿是被允许的,但续集是不允许的。

在专利权和版权两者的案例中,从经济学的视角来看,在法律中都有两种成份:购买和出售此想法的权利,和控制其他人如何使用此想法的副本的权利。第一项权利是不存在争议的,在版权法中,这个权利适用于发明者,有时也被称为“第一销售权(right of first sale)”。当然,它也延伸到其他合法拥有版权的人也有权出售他们的复制版。第二种权利,使版权所有者能在出售了产品之后还能控制知识产权的使用,这是有争议的。这种权利产生了垄断,如果个人或组织用版权所有者所禁止的方式使用这个想法,那么政府就会履行法律义务强制使用者停止。

除了众所周知的知识产权的形式,专利和版权,还有些少为人知的保护知识产权的方式。这就包括合同协议,例如,购买软件解压或安装时你从来不看的那份协议。它们还包括最传统的保障形式-商业秘密-如签署合同或具有法律意义的非公开的协议。像专利和版权等所有这些手段都是为想法的原始所有者提供帮助使其保持垄断。

我们找不到任何合理的论据,去证明思想的生产者们不应该从他们的创作中获利。虽然在没有法律授予权利的情况下,知识也可以被出售,但物品和知识不一样,必须存在明确的产权,市场才能发挥最好的作用。不只应该保护创新者的财产权,那些直接或者间接的从原创新者那合法获得想法副本的人,他们的财产权也应该受到保护。前者鼓励创新,后者鼓励扩散,采用和改进创新。

但是为什么创作者应该有权利控制购买者使用想法或发明的方式呢?这使创造者垄断了这个想法。我们把这种权利称为“知识的垄断”,要强调的是,这种垄断是建立在所有翻版之上的,而不仅仅针对买和卖的过程,这是最有争议的。政府一般不会强制让其他生产商形成垄断。因为普遍认为垄断会产生许多社会成本。知识产权的垄断在这方面没有什么不同,我们要解答的问题是,它创造的社会效益能否和它产生的这些社会成本相称。

本文遵循自由氧协议

目录:Against Intellectual Monopoly目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