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知识产权是必要的邪恶吗?

原书第一章 简介(4)

为了促进科学和实用技术的发展,美国宪法允许国会将专有权赋予创作者和发明者,给予他们的著作和发明一定时间的保护。大家看待专利和版权的视角也是类似的:促进科学和实用技术的进步,是经济福利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解决重大的经济问题如社会中的贫困,还是解决平淡的个人问题如生活中的无聊,都依赖于科学和实用技术的进步。无论从社会的角度看,或是从创始者的角度看,专利和版权的目的都不是为了牺牲大部分人的利益而使小部分人获利。毫无疑问JK罗琳(J. K. Rowling)和比尔盖茨(Bill Gates)因他们的知识产权而极大的获利,所以他们对知识产权的支持也不会令人惊讶。但常识和美国宪法都告诉我们,这些权利只有给普通大众带来福音,才是合理合法的。

美国宪法里非常明确,给予创作者和发明者的这一种专有权就是一种垄断。不言而喻,给予这一种垄断是为了促进科学和实用技术的发展。美国宪法写于1787年,当时,版权和专利的概念比较新颖,只有很少的产品被授予专利和版权,而且保护时间都普遍较短。根据随后219年的实行经验来看,我们需要提出一个问题:以垄断作为创作者的法律补偿,真的可以促进科学和实用技术的进步吗?

当然,常识告诉我们是可以的。如果在音乐家演奏音乐的那一刻起,其他人都可以复制,并免费提供给大众,那音乐家要如何谋生呢?为什么强势的公司要向弱势的发明者们付费,他们明明可以轻松的拿到创作成果?很难想象没有互联网,没有喷气式飞机的生活。创造力和发明物爆炸式的增长,是不是开始于将知识产权的权力与利益写入宪法?没有专利和版权的世界,会是一个悲惨而凄凉的世界吗?不会再有新的音乐和不可思议的新发明吗?

因此,如果没有知识产权的垄断,这个世界应该是什么样子的,这将是我们提出的第一个议题。不是所有的想法在所有的时间里都能获得专利和版权的垄断。自然我们可以观察某些没有被法律保护的时间段,或者某些没有被法律所保护的想法的行业,看看发明和创造是繁荣的还是枯竭的。无论是互联网,还是喷气发动机,都不是为了获得一个专有权而发明的。事实上,我们通常认为“创新的垄断”是一种矛盾。我们将看到,当垄断思想不存在时,竞争是激烈的,其结果是创新品和创造力都蓬勃发展。无论没有专利和版权的世界会是什么样的,它都不会缺乏伟大的新音乐和造福人类的新药物。

现在你应该知道了,我们像一般的经济学家们一样,对垄断是持怀疑态度的。我们的第二个议题就是审视那些由版权和专利造成的大量社会成本。亚当斯密(Adam Smith)-詹姆斯瓦特的朋友及老师,是第一个阐述垄断者们如何抬高价格而降低可用性的经济学家。在某些情况下,如音乐界的创作,垄断可能还不会造成巨大社会危害;但在其它情况下,如针对艾滋病的有效药物,那垄断可能真的会像个恶魔般的存在。然而,正如我们所看到的,低可用性和高价格是只是众多垄断成本中的一部分。詹姆斯瓦特的例子可以看出一点:他通过利用法律制度,抑制竞争,防止他的竞争对手带动有用的新的进展。我们还会看到,因为市场上缺少抗衡的力量,政府强制的像知识产权这样的垄断,是相当的有问题的。

虽然垄断是邪恶的,虽然在没有专利和版权等传统法律的保护下创新也是可以蓬勃发展的,但专利和版权打的旗号还是激励创新。至少在美国宪法中推定有这作用,并认为知识产权带来了全民狂欢和更多创新,而造成的社会成本不值一提。当然,专利和版权所带来的垄断可能会带来麻烦,但如果成本只是损失一些大片,一些汽车,和流感疫苗,那么大多数人都选择忍受。那是传统的经济学家所采取的立场,大多数人至少在原则上是支持专利和版权的。他们中的一些人认为知识垄断是一种不可回避的邪恶,只要创新没有完全被遏制。其他人只是认为,适当的知识垄断是可取的,要为创新的创造提供充分的激励。我们的第三个议题将审视支持知识垄断的这些理论,然后反驳这些理论,并告诉大家为什么知识产权垄断对于创造性活动,更多的是伤害,而不是促进。

关键是要认识到,知识垄断是一把双刃剑。如果成功的被政府授予垄断的权力,那这种回报对于创新者来说那是相当丰厚的。但是垄断的存在也增加了创新的成本。在一种极端情况下,拍摄一部电影花费218美元,但不得不为里面的音乐支付400000美元的版权费(夏虫:此例并不极端,点击查看现实的案例 )。我们将进行充分的论证,因为单单理论的论证并不能告诉我们,知识垄断是会增加创造性活动,还是减少创造性活动。

归根结底,要令知识产权存在的唯一可能成立的理由是:实际上的,本质上的,增加创新和创造。但过去的219年告诉了我们什么?我们最后的议题是审查知识垄断和创新之间的证据。知识垄断导致更多的创新和创造,这是不是事实?我们研究的数据表明没有证据能证明它。我们也不是第一批得出这样结论的经济学家。回顾较早的一组证据,在1958年,著名的经济学家马赫卢普(Fritz Machlup)写道:

“在我们目前已知经济链的基础上,提议建立[专利制度],是非常不负责任的”

因为没有证据表明垄断能达到提高创新创造的预期目的,那么它将一无是处。所以没有必要去平衡社会的收益和成本。这使我们得出最后的结论:知识产权是不必要的邪恶。

本文遵循自由氧协议

目录:Against Intellectual Monopoly目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