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农业发展的绊脚绳--动植物专利

原书第三章 竞争中的创新(4)

玉米地

经济发展是竞争环境下结的果实,对于这一观点,经济学家的持不同看法。这是由于理论流派的多样性,但对纯经济理论和逻辑感兴趣的人会迅速同意这个想法,并为了这个看似简单的结论而开始繁琐而严密的研讨。在创新领域、经济增长和产业组织方面的一些专家,长期沉浸在老旧的惯性思维之中,认为没有专利垄断就没有创新,即使没有证据断定相反观点是错的,但还是会断定它是错的。

然而,农业经济学的专家们既不会认为这个课题无意义,也不会莫名的愤怒。这些专家并没有沉浸于权威的神话之中,而是精通农业创新的事实案例。他们指出,直到十九世纪七十年代早期都没有知识产权的保护,但农业中的动植物物种的创新非常旺盛。当伺养者开发出一个新的植物品种,第一批种子以相对较高的价格出售给农民。然后农民免费复制和转售这些种子,在市场上和最初的育种者同台竞争,创新者并没有将他们告上法庭,也不会说土耳其红小麦是我的专利,其它所有变异品种都是“非法盗版”。

在农业中,绝大部分创新都是围绕动植物的。将不同形式的生命申请专利,这一说法在美国专利法的1793年原始版本和1952年修订版本都没有提到,无论是动物还是蔬菜。这个问题在十九世纪的大部分时间没有出现,但是在1889年建立了反对专利的先例,当时美国专利专员驳回了一项专利申请,这项专利申请是松树针中发现的纤维。专员明智地指出,对一些新近找到的生命形式申请专利将等于一种垄断权力,把随后发现的这种生命形式的所有副本(和事实上的所有权)全部垄断,这不仅打击了物种,更打击了人类,“这是不合理的,更是不可能”。

农业中的故事当然也和其它行业一样,都是智力上的懒惰,所以寻求权利保护他们的旧想法。自从孟德尔定律的经济潜力被发现,人们开始一系列的尝试,走上了漫长的试验之路,并颠覆了1889年的教条。试想在一个平行世界里,孟德尔对其发现的定律申请了专利,那么我们世界的很多成果都将不可能诞生。全国植物专利委员会由该国的育种者创建和资助,此组织是带头领导着一场激烈的游说,认为现在与以前相反,一个“新的”植物/动物原则上可以被精确地定义为"创造物",这种创造“ 创造“等同于一种新的机械工具的发明。请注意一个重要的细节:在没有知识产权的环境下,养殖业在竞争中逐渐成长壮大,而在产业成熟后的几十年中才开始向国会购买垄断保护的服务。事实上,养殖业已经蓬勃发展,其经济实力和影响国会、影响公众舆论的能力增加了,所以最终能够改变法律。

我们又再次遇到了前面提到的基本模式。创新和有活力的产业之所以会出现,是因为没有知识产权和知识垄断,或者说是因为对人和产业更少的限制。它们快速成长,因为在一个允许竞争和模仿的环境中,迫使公司每天都要面对一个问题,创新还是灭亡。再看事实,在早期阶段,农业创新者常常为他们的客户提供种子,并鼓励客户去复制去再生产,把客户当成了传播的工具。然而,随着行业的发展和壮大,创新的的机会进一步减少,相对的,内部垄断的诱惑就越来越大,所以游说的力度也会倍增,最后游说往往都会成功。

养殖业首次获得小胜是在大萧条期间,1930年通过了植物专利法案。之所以是小胜,主要是因为可执行性的问题,专利只允许可以无性繁殖的植物。它明确排除块茎和有性繁殖的植物。从现代科学的角度来说,农作物要满足这个专利法的要求是不可能的,因为专利法要求必须披露技术关键点以达到可以完全相同的复制。读者都可以想到,美国的种子贸易协会对于这个限制很不满意,这个协会也是游说活动的主要支持者。虽然取得了小胜,但是1930年的法案太弱了,覆盖的植物太少,因此它并没有为育种者提供他们所寻求的大面积的垄断。此法案在实际中的表现也的确很弱,尽管农业创新依然大幅度的出现,但直到19世纪50年代早期,也只有911项植物专利被通过。与此同时,那些潜在的垄断者们继续游说,并吸收了更多新的更强大的利益集团加入此阵营。DNA密码的发现,以及随后的生物工程的发展,最终会满足垄断者对垄断的所有想象。

总结一下: (1)在1930年之前只有一些机械和化学农业相关的发明专利。 (2)1930年,PPA提供无性繁殖植物提供专利保护。 (3)1970年,PVPA将这种保护扩展到有性繁殖的植物。 (4)在1980年和1987年之间,专利保护的产品扩展到生物技术。

人们期望这种知识产权保护的逐步扩展可以大大加速有效的创新,至少自20世纪70年代初以来可以见成效。有效创新的一个衡量指标之一是经济学家所称的总要素生产率(TFP):在一定的投入(例如劳动力和土地)的情况下,能有多少产出(例如食物)。对应这些农业专利,人们的期望应该也会在农业TFP的增长速率上有所体现。但事与愿违,历史数据给出了个无情的答案:美国的农业TFP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一直以非常平稳的速度增长。更准确地说,1948-1970期间的平均增长率与1970 - 1992年期间的平均增长率基本相同,约为+50 %,而且似乎在这之后有轻微的减缓。指数波动增大,并不是什么好事情,也让专利的支持者们难以解释。一些专利支持者们认为“还为时过早”,这个论点,我们发现更加难以站住脚:如果超过30年都不是一个足够长的期限,以证明增加知识产权保护为社会带来的好处,那么为什么要使用专利制度呢?

美国农业TFP指数

也许要研究扩大的专利性在农业中的影响,只看农业TFP对于生产力的衡量是过于宽泛。为了标志农业创新的进展,人们可能希望关注特定种类的植物,在这种情况下,玉米作为常见和重要的作物可能是一个有用的案例研究。下图中显示的是美国农作物产量:

美国农作物产量

直到20世纪30年代的产量不会有太多改变 - 正如我们在尾注中提到的专业文献所解释的,这与缺乏创新毫无关系,主要原因是,随着农业向西移动到更贫瘠的气候和土壤,持续创新只是为了维持作物产量。随着耕地面积稳定,从19世纪30年代开始,尤其是19世纪50年代作物产量开始呈爆炸式的增长。这轮爆炸式增长中的主要创新是引入了改良的杂交品种,其更适应于大量施肥。需要了解的关键点是,产量大幅增长的物种几乎都发生在植物专利权的真空地带,比如玉米,由于不是无性繁殖,所以被1930年的植物专利法案拦在了门外。事实上,玉米杂交品种的专利在基于DNA的研究开始后才广泛普及。Pioneer-Hi-Bred国际公司在1974年申请到了第一个玉米专利,而从图中也能看出这一轮爆发式增长在那时已经接近尾声了。玉米品种的专利申请大幅增加发生在1974-84年期间,实际上也都是发生在作物产量革命之后。更重要的数据是,专利普及后,也就是19世纪80年代起,玉米产量的增长率反而还减缓了。

本文遵循自由氧协议

目录:Against Intellectual Monopoly目录

评论